【江海之舟】读你,胡杨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15-6-25 09:5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58689_db6a7977577251d.jpg
读你,胡杨
图/黄光华(新疆乌鲁木齐) 文/周能(江苏海安)
(一)生命,是一种注定
一亿多年前,蹲在地下多年的胡杨种子,静静聆听着地面,在它确信喧嚣的嘶鸣和纷杂的蹄声渐行渐远……复归长久的宁静之后,方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——然而,浩瀚的大漠,在它懵懂的眸子写满了茫然!
生命的诞生,是一种注定。谁说草木无情,只是人类没有读懂它们的语言,——为什么我没有落脚在土壤肥沃的地方,为什么我没有生长在水源充足的地方,胡杨肯定也在抱怨自己投错了胎,这和我们人类可能大抵差不多。可无论树们和人们有怎样的情绪,一切的一切已然注定。不像铅笔字写错了,可以用橡皮擦掉重写,也不像一场戏演砸了,还可以重演。
(二)抗争,是一种必然
望着涌动的沙丘,为了不被湮没,头必需向着蓝天伸展;顶着炎炎烈日,为了不被烤焦,根必需朝着地心挺进。既然无法改变环境,就只能被环境改变。在适应中改变习性,在繁衍中蜕变基因。
尽管胡杨铆足了劲,誓与风沙斗争到底,但其实日月轮回之中的任何一次飓风,一次骤雨,一场沙暴都足以将其瞬间或拨起、或折断、或掩埋。胡杨自己心里知道,我无法避免一百次跌倒,但我必需一百次站起。我到过塔克拉玛干沙漠,晨曦中,夕晖里,你看胡杨的剪影——那是一种壮美的生命舞蹈,那盘屈的虬枝,在向人类展现它的乐观豁达;那昂首向天的树冠,在向世间展示它笑傲苍穹的铁骨气概。
尽管胡杨咬紧了牙,誓与烈日抗衡到底。大漠里连续数月高温无雨水,还是会给一切生物致命的打击。胡杨一边将主根朝着地心挺进,汲取地心的水份。另一边利用须根,在百年未遇的雨水中收集水份。这倒似沙漠之舟骆驼的驼峰——蓄够了水可以保证半个月的补给,又像我国北方陕西、甘肃的民居的天井,收集自然雨水以供生活之用。令人称奇的是,人们、兽们、树们的思维在这件事上,竟然都保持了高度的一致。
(三)信仰,是一种引力
一直以来,我都坚信胡杨这种神树是有灵魂的。它之所以能于天地间傲然屹立,且生千年不死,死千年不倒,倒千年不朽,是因为在它的灵魂深处,在它的骨子里,在它的血浆里,树立着,根植着,奔腾着一种不变的信仰。正是这种不变的信仰,成为它向着蓝天伸展的无尽引力。我曾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腹地见到一株枯死的胡杨,但从它的根部周围吐出的四根枝条,竟然在风吹雨打日晒中,心相映手牵手,长成一株合体的参天大树,远观其于天地间的雄姿,不禁令无数旅行者潸然泪下。我还见过有一株四五米高的胡杨,身躯横卧沙海,头却在数米开外依然昂首挺立;还有的主干被雷电拦腰劈开烧焦,光秃的侧丫竟在翌年硬是生出芽叶来,不起眼的几点绿意,若干年后硬是为沙丘撑出一片绿伞。不由不让每一位路人肃然起敬!
我想,信仰才是胡杨们顶天立地的精神支柱,和不可或缺的引力。由树及人、及民族、及国家,信仰又何尝不是其成长、存亡、富强的信念哩?
(四)生存,是一种风景
生存,生命诞生而很好地存活下来,在胡杨们的内心世界里便是一种风景!它们无选择地投胎大漠,无怨无悔地扎根大漠这块干旱贫瘠土地,它们努力改造着自己,适应着这片家园。那第一株探出头来的胡杨在想,我自己要拚命立稳脚根,但我不能只是“独立”,要努力让自己的基因蜕变成能适应,甚或适宜这块土地。它要让胡杨们在这片浩瀚的天地里面子又生孙,孙又生子,子子孙孙无穷尽也!它懂得一树为“木”,两树成“林”……这样纵然一株两株成了“枯树”,但前面依然有“万木春”。在世世代代的胡杨繁衍生息的历史年轮里,它们不光要经受干旱、烈日、严寒、狂风、骤雨的洗礼,还经历了最残酷的地壳运动,曾经有一代胡杨的多数子孙遭遇了灭顶之灾。在高温、高压、真空的特殊环境里,它们经受着生命的涅槃——这就是若干年后,和我们际遇的硅化木。今天的新疆奇台硅化木园,足可让我们见证它们当年经受的历炼。生存——是胡杨们内心世界的一种风景,胡杨们也同样站立成了一道大漠的风景!细想想,于人类又何尝不是?
海安货比三家 海安同城之家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X
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