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知远 X 王宝强: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 | 十三邀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分享到:
发表于 2021-1-31 15:53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155304urzomvnr7sn57rtt.jpg


这一期十三邀,许知远采访王宝强。许知远说,想见王宝强是因为想找一个励志的故事激励自己。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不可避免地成为失败者,而且必将是一个失败者,这是宿命的失败,但许知远看到王宝强不断地用自己的方式来尝试对抗失败,这本身很打动人。王宝强不会让时间、机会稍纵即逝,他使每次稍纵即逝变得高度充分起来。


点击观看完整版视频▼



155307juqy136u5wg010au.jpg


“越艰难越苦,美梦就做得越好”


许知远:这是我第一次来影视城,这里太神奇了,你在这拍戏有什么感觉?


王宝强:我很少拍古装戏,但粘上头套,就会让我产生穿越的感觉,虽然是拍戏,但是感觉就像是真的,自己好像有时候做梦也梦到过。因为这个环境和塑造的人物,能在有限的范围内让人感觉就在那个朝代。


许知远:进到影视城里就好像在做梦一样,做各种不相干的梦。


王宝强:生活中也有很多时刻像做梦一样,人活着有时候就会处在亦真亦幻的状态,所以我觉得电影是造梦的。


许知远:你自己做梦多吗?


王宝强:多,我经常爱做梦,小时候做梦会比较多。


许知远:小时候梦见什么?


王宝强:梦到自己飞。前段时间我们拍悬崖戏,一个很高的山峰,我被威亚吊着往上拉的时候,就感觉自己在往上飞,小时候梦里的情景,现在威亚可以帮助实现。


小时候做梦,就老是向往拍电影,哪天拍成电影了,父母在家也能从电视上看到我,村里人都能认识我。这在那时候就真的是做梦啊!要离开这个生我的地方,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,听起来就像是说梦话。确实,我爸妈那时也会说,这孩子在说梦话似的。


许知远:但很少有人像你这样真的把梦话都实现了。


王宝强:很难。自己经历这些之后回头去想,只有这些努力兑现了,才是一种梦想成真,如果没实现的话,或者这些是别人的经历,我也不觉得是件真事。但在我自己身上,这确实是一件真事,靠自己一手打拼出来。没有朋友,没有亲戚,也不是谁介绍的,就是自己误打误撞,懵着来到了北京。那时候我为了生存还去干过建筑工,只要能在北京生存下去就行,别生存不下去又回老家了,回老家就是彻底跟梦想说再见了。那时候越艰难越苦,美梦就做得越好。


155307f77x7kc1g9yomkc1.jpg


“为什么不回家呢?因为没面子了。”


许知远:那三年最苦的时候都做什么梦?


王宝强:2000 年、2001 年的时候,想生存已经很难了,后来我也不跟家里联系了,就得靠自己。其实我身高可以更高的,但是那时候饥一顿饱一顿,又没有营养,所以个子也没长起来,但是做美梦。当时就睡在一个通铺上,四五个人盖两条被子,梦到自己拍成电影了,全是武打片。我没想过自己要拍一个喜剧片,就全是武打片,自己很能打,感觉自己当上少林武僧了。醒来之后觉得这个梦特别真实,不会觉得自己是在梦里。


许知远:会笑醒吗?


王宝强:不会笑醒,就是感觉自己变得很有力量、很有劲。


许知远:等于是积蓄了力量,又可以面对新的一天了。


王宝强:对,就是很有劲。那时候现实一点来说,我谁也不认识,亲戚朋友没有人是做这一行的,但是我安慰自己:第一,我会武功,实在做不成演员的话,我可以干武行,就是武打替身,最起码有一技之长。第二,我觉得我还年轻,机会还很多,人还是得给自己点信心,我就想我只是暂时告别影坛,将来我一定还会重出影坛。


但栽倒的时候为什么不回家呢?因为没面子了。那时候吹牛吹得很大,跟父母说,一定拍成电影再回来,让你们看到我,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你们。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。整个村全都知道我在外面拍电影,但是从来没有在电视上看到过我,就经常去问我父母,你们孩子不是在北京拍电影吗?父母就说他拍的电影还没有上呢。所以要是啥都没有,就真是没面子回去。在那个时候,不管怎么样,都没有回去的念想了,也没有给自己留退路。


有一次是在北京,因为住地下室潮湿,自己生了很多疹子,也没钱去看医生,就自己用针挑破。那时真的没钱了,一分钱都没有。我那会个儿又矮,不是所有的戏都找我当群众演员,除非大场面让我去充个数,一天挣 15 块钱。工地也不太敢招童工。后来我就给家里写了一封信,说能不能给我寄 200 块钱,我现在没钱了,向朋友借遍了也借不来。


当时我哥刚结完婚,家里油盐酱醋都是在小卖部记账,也把亲戚、朋友的钱都借遍了,真的是借秃噜了。看到这封信,家里开了一个会议,我爸说孩子在外面没钱是寸步难行,得想办法给他借点钱。正好冬天冷了,给我寄以前穿的衣服,我爸就偷偷借了 300 块钱放衣服里面。后来我爸写了一封信给我,我爸是比较严厉的,但是我看完那封信之后就觉得,父亲对孩子的爱和母亲对孩子的爱是不一样的。他在信里说:强,知道你在外面没钱,寸步难行,但是家里真的没钱了,你哥结婚都借遍了,在外面这个钱你省着点花,该花花,不该花别花,都是爸爸不好,没有能力照顾好你们兄弟姐妹,别怪父亲。


我从来没有听过爸爸这么说,眼泪把信都打湿了,一天没出门没吃饭,捂着被子一直哭。因为我以前对我爸从来没有过好感,从那之后就感觉我父亲很柔软,另外发现我心里挺爱我爸爸。从那之后我就下定决心,不再回去也不再写信或打电话和家里联系了,必须要有模有样的才能回去。


后来拍完《盲井》回家,我家人几乎都生气了,见了我不是高兴,而是先骂,劈头盖脸骂了一顿,说你干啥去了,不给家里写信,也不来个电话,大家都以为你出事了呢。后来我跟我妈聊天说,你以为我不想家?天天想啊,我天天想回来可是我回不来啊。再到后面拍了《天下无贼》,到处都会有些报道,他们都知道我在干什么,就放心了。我那时候挺开心的,我父亲还挺佩服我。


许知远:你觉得这场梦没实现会是什么样?


王宝强:不实现的话,其实是比较残酷的。


155308qzuxxwwtxb8trt2o.jpg


“自己没有把自己打败,其他事情就打败不了他”


许知远:你其实挺有喜剧才能的,什么时候意识到了这一点?


王宝强:我演完《人在囧途》、《泰囧》、《唐人街探案》之后,发现自己确实还挺适合演喜剧的,但是我还是想拍功夫电影。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,我以为可以拍武打片,结果去演喜剧了。我还是要回到儿时的少林功夫梦,所以我功夫也一直没有丢下,会坚持练,再不拍可能就拍不了了,随着年龄增长,各方面就不符合人物要求了。


我从小在少林寺生活,来到北京获得成功,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创作者,不只是一个演员了,我觉得我可以和我的团队,创作我想表达的、我想拍的、我想呈现出来的一个少林武僧。这种经历能让我觉得不枉此生,不枉做演员这一程。


许知远:你身上这种不枉此生的欲望是一个很强的驱动力,这是天生的吗?


王宝强:怎么算是天生的,我到现在也没明白。我天生就是在那个村庄长大,跟普通孩子没什么区别,甚至我还不如他们。去少林寺练武拍电影,当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想去,我相信 80 年代那时候谁都想去,没有人不想去练武,大家都迷恋这种行为,但结果只有我去了。我在少林寺里边也不是很出众,比我练得好的太多了。


我 2000 年到北京,就一直在北京过跑龙套的生活,知道北影厂机会多,就去那里做群演,感觉一下子梦想实现了,因为穿上清朝的衣服,在里面晃来晃去,就感觉拍上电影了。但是拍一段时间后就会知道,群演就是群演,你没有角色,也不会有任何成长的机会,往前走也没有方向。


那时候我身高不高,武练得不是很好,长相也不是很出众,经常会被人排斥,经常听到的话就是:就你还想拍电影?当时我在工地上干活,为了给自己一些信心,我就想,在老家工地上干活和在北京干活有什么区别?没什么区别,只是环境不一样,总体上还是觉得北京好,所以就在这一天天等。你上一次在我们剧组当群演感觉怎么样?


许知远:我还是做不了这个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等待。


王宝强:群演其实就是这样的,因为我是从群演过来的,我知道。群演没事老是逛大街,有活儿需要你,叫两声就过来了。这一天很难熬的,很漫长,没你啥事,大部分人都在这耗着。我们那时候住在郊区,跑到北影厂门口去等,没有戏的话这一天就荒废了,经常一天一天地荒废。


许知远:这也是一个非常疲倦的过程。你这种不断把自己往前推的驱动力是怎么来的?


王宝强:真的是很难。很多人都觉得我在北京根本生存不下去,认为我还挺有能耐的,一直都坚持下来了。人不能对自己有太多的否定,瞻前顾后就啥也干不成,既然这个事儿决定要做了,就得往好的方面去想。


其实我演许三多的时候,演着演着分不清是自己还是角色。许三多说:“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,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。”人其实都是被现实现状所打败,别人被打败,变得颓废了,许三多为什么没有被打败?因为他自己没有把自己打败,所以其他事情就打败不了他。他去搬石头,修路,铺路,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他,不管别人说什么,他都觉得自己应该做这些。


所以我自己有时间就会练功,一不练功心里就会自责。不管练多少,只要出汗了,腿也压了,就觉得给自己有个交代。我不能让自己没有思路,没有的话心里就会空,心里怎么想,时间长了行为也会一致,如果你心里一直向上努力,有想法有追求,那自然而然地,你就会跟着你的想法去做。即便最终实现不了,你也有方向和目标,每天也有一个念想。


155308nftcssfslzvvt7av.jpg


“人最怕的就是被贴标签,扣帽子”


许知远:现在这个阶段你主要想突破的障碍是什么呢?


王宝强:我从小练武,但给大家的印象一直是一个喜剧演员。这个印象挺难脱离的,观众一看到王宝强就会往喜剧上想。其实我不希望观众一看到王宝强就必须要笑,我想先把这个标签给撕下来。


其实人最怕的就是被贴标签,扣帽子,就像我当时拍《天下无贼》,被叫了好几年傻根,没办法,那个角色太可信了。后来拍《士兵突击》演许三多也是。很多人往往是一个角色吃一辈子。但是你要感恩这个角色,证明你塑造得很成功,别人可能不记得王宝强,但是一定记得傻根、许三多,这应该是作为一个演员很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
许知远:当然是了,但是你现在又想把这些标签撕掉。


王宝强:我觉得不能总演一种类型。比如说让你每天都吃一样的东西,你也会腻,是吧?作为演员得勇于去尝试和挑战,观众看过你以前演过的东西觉得挺好,但是你也要给他们新的东西。


许知远:换标签其实是面对着一种未知,甚至会带来恐惧,你怎么面对这种恐惧呢?


王宝强:不要把自己定位定太高了,太高了下不来,会很难受的。你得自己能跳跃起来,也得能落地。人年龄大了之后,心态会放平,什么事都会看开。人一直在追求突破,但毕竟你就长这张脸,不可能整个改变,也得需要周围的环境搭配着改变。你要是一直都在很熟悉的领域,就会很难脱离。比如说我演了许三多之后,演另外一个穿军装的戏,观众脑袋里闪现的还是许三多,就脱离不了。要是我选了另一个类型,像树先生,有胡子、有卷发,那就不像许三多了。


许知远:你是很会自省的一个人,内在计划性很强。


王宝强:我从小就给自己定了一个规划。但也不是说刻意怎样,是时间到了,我就要离开村庄,要去少林寺,觉得在村里就是待不住,就是要出去。不知道怎么回事,自己开始有想法了,开关突然打开了。


许知远:现在想打开的开关是哪个?


王宝强:正开着呢。


许知远:你鼓舞到我了,在现场那些小伙子们说起你都觉得你是英雄。


王宝强:那是他们说的,我不能给自己扣帽子,这个是最关键的,不能去贴任何的标签,因为贴了之后摘不下来会很难受的,会很尴尬。我拍完《天下无贼》,一下子被拱出来了,之前跟我一起跑龙套的那些人,他们看到新闻就特别激动,最起码我的故事给了他们希望,有的人以前会看不到希望,但是现在有一个成功的例子了,大家每天再过来等戏也有了坚持的劲头,其实人活着就是靠精神和劲头。


人不能一直原地踏步,那样就呆滞了,就跟功夫一样,越练才能越灵活,大脑也是越用越好使,这样你才能开窍。我刚开始也不是完全开窍,后来拍戏拍多了,就打开了。一开始导演说怎么演就怎么演,我啥也不知道,也不会演,不会设计。顺溜以后,就越演越兴奋,越演越觉得自己开始有想法了。


许知远:而且你给了他们一种莫名的希望和鼓舞,就是有一天我可能也行,好像你开始带有一种符号价值,人生可以有这样一种可能性。


王宝强:人毕竟是人,不管怎样都不能被神话了,神话了之后就很可怕。我觉得做人做到极致了,就很难再去突破,去超越,还是要做一个本本分分的人。


许知远:所以你自己也一直在努力抵制被神话化的倾向?


王宝强:就像你自己心里有阴天,也有晴天,天使和恶魔是并存的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但是就是要让自己的晴天更多一点。对于群演们来说,我带给了他们影响,但是我一直感觉我自己也还在努力的过程当中。


155309hnbbummub2u2mn6u.jpg


“我不会让别人把我给框住,设一个局限


许知远:你理解角色的方法是什么?


王宝强:我自己觉得也没有什么方法,我一想这个人物,一想这个故事,自身就有了一种感觉,可能表演就是靠一种感受。你不要刻意,说不上的话就不要说,哭不出来就不要哭。每一轮对话,你的眼神和你的行为都得是真实的,下意识的,无形当中做出来的。我个人的理解就是,我永远不会把词背得那么熟,那个是模式化、固定化的。


许知远:《盲井》是很小众的,我当时买了盗版 VCD 看的,觉得这个片子真好。


王宝强:但当时我不是那么喜欢那个片子。它讲一个农村的小孩,可那时候我就是想拍武打片,但我也没什么选择的机会。导演让我演学生,也没给我剧本,让我干啥就干啥。我想,拍这种片谁看啊?但是回过头来想,可能那时候不特意演的才是最好,演戏多了反而发现那种状态是最可贵的,真是可遇而不可求。我拍《盲井》的时候没有一点修饰,就是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我不知道李杨导演想找个什么样的小孩,我那时候就是一门心思想拍电影,这个过程当中两个人都在寻找,可能多少年以后这个缘分突然到了,一拍就成,一演就成功了,还是挺好的。


许知远:成功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?


王宝强:那时候才会意识到,自己还挺有用的,我从小就不想做一个废人,我还是想在父母面前有面子,并且作为一个儿子、兄弟,我是有用的,是值得让家人骄傲的,作为朋友,以及后来作为父亲,都是称职的。所以我现在拍电影不只为了娱乐,还想给社会带来很多价值。


为什么大家那么认同《士兵突击》,是因为它跟社会、跟每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,剧里传递的能量是不抛弃,不放弃,好好做有意义的事,教你如何去克服困难。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有艰难的时刻,有的是小困难,有的是大困难,物质的、精神的都有,每个人都有。当我遇到很多困难的时候,我永远会告诉自己,心是被自己锁上的,这个锁别人打不开,只能靠自己。我觉得在少林寺就是悟,悟其实就是一把钥匙,你自己锁上也靠你打开的,就是心门。


许知远: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一点的?


王宝强:等回过头来去想,小时候的经历一点一点的其实都对未来有帮助,如果没有那几年在少林寺的经历,没有从小靠自己的奋斗,没有遭受过被人嘲笑和侮辱的打击的话,我觉得我是经不住这种推敲的。我这人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改变的一点是,我只做我自己该做的事情,别人你懂就懂,你不懂、不理解也不必要非得靠语言过多地跟你去解释。


就像当年别人说我根本拍不了电影,我没有条件,没有天赋,长相不行,我难道会因为他们这么说就不做了吗?我会一直坚持做。等我拍了《天下无贼》之后,别人又说你只能演傻根,你只是昙花一现。我就因为他们这么说真的只能演傻根吗?我觉得我能塑造的角色还有很多,我不会让别人把我给框住,设一个局限,我对我自己永远是放开的,我知道我需要时间,不要急,慢慢来,这几年的经历证明我做的是对的。那时候中国好演员确实挺多的,但是我又能演文艺片,又可以演商业片、喜剧片、武打片,仔细想一想我觉得我还挺优秀的。


许知远:如果你再碰到住地下室的宝强、遇到李杨导演之前的宝强,你会跟他聊什么?


王宝强:这个我还真没想过,可能会跟他说,他的努力是没有错的,我会很鼓励很支持他去做,但是还是要现实一点,首先一定要吃饱饭,知道如何生存下去。但是我也会告诉他要有这种执着的心,其实干啥都可以成功,不一定非得走这条路。但你必须尽心尽力做到极致,如果这样再成不了,到了成家的时候,因为父母年纪也大了,你还有很多其他任务要完成,就不能太过于自私。


许知远:所以那个时候的小宝强是有点自私的,光顾着自己的梦别的都不管了。


王宝强:我承认我那时候比较自私,就为自己活。但也不是说完全为我自己,其实我是带着我全家人的希望。因为从小我就不想在那个环境生活一辈子,但如果有一天没人知道我了,淡忘我了,也是很正常的,花开花落,长江后浪推前浪,你想通了,这其实是一件非常美的事情。


许知远:花落是很美的。


王宝强:是很美的,因为你一直都在奋斗,突然有一天能享受花落的状态,在这个状态中你也有事情可做,找朋友喝喝茶,聊聊天,也可以创作,给新一代一些建议,当然可能未来那个时代跟现在又不一样了,有可能我的想法已经老了,但是依然可以跟新东西结合,阅历是不能丢掉的。人都会有老的那一天,当花正旺盛的时候你就去做令你旺盛的事情,要不然你就别来这个世界,来这世界上你就得去经历风风雨雨、形形色色、人生百态,这个是自然规律,如果你啥都没有经历那就白活了。


155309r9wzcvz3cxv9b06w.jpg



155309l8f8fxehy8hx6930.jpg


转载声明:本文转载自「单读」,搜索「dandureading」即可关注,[阅读原文]。

「真诚赞赏,手留余香」
海安货比三家 海安同城之家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X
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